人民日报再批百鸟朝凤 人民日报评百鸟朝凤让每一份情怀都抵达观众

时间:2020-12-06手机版

文化市场的特殊性在于,它既是一个讲究市场规则的领域,也有着鲜明的文化属性,需要为情怀留下空间,用文化底蕴培厚市场土层

刚刚过去的周末,或许有不少人因为一个跪求走进了影院。几天前,一位电影人为国产片《百鸟朝凤》下跪磕头求排片的消息在网上风传,当事人称希望能有更多观众看到吴天明导演最后这部杰作,其情恳切,令人动容。于是,商业与情怀如何兼得的讨论再次浮现。

和很多热闹的商业电影不同,《百鸟朝凤》以充满感伤的语调,讲述了一段逝去的时光和一群远去的唢呐匠。某种意义上,这部电影称得上一部双重绝唱。首先,它是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的谢幕之作,在完成电影剪辑仅一个月后,导演便遽然辞世。其次,作为传统手艺人群体的缩影,它又是唢呐匠人在现代社会中的一曲挽歌。正因如此,当这样一部用心之作、情怀之作呈现在大银幕上,电影人自然希望能被更多人看到。而这部电影的遭遇,与片中唢呐匠的命运一样,提出了共同的问题:电影市场有没有可能既讲商业,又有情怀?在讲究商业运作的现代社会,如何安放影人的文化坚守?

就事件本身而言,与其说制片人在求排片,不如说是在求市场。因为通常来说,排片多少并非影院主观决定,更多是由市场决定的。用一位观众的话说,有多少人愿意在周末花钱买票,去看一个农村老头教农村小孩吹唢呐呢?这听上去令人尴尬,却也是现实。尽管在跪求排片之后,《百鸟朝凤》的票房立竿见影地突破两千万元,但相比商业大片还是太少。换言之,电影作为一门大众艺术,始终是和市场无法分开的,观众有欣赏某种情怀的自由,也有不欣赏的自由。在周末的电影院里,人们既能看《百鸟朝凤》,也能看《美国队长3》或者《不二情书》。今天的电影市场和文化市场如此繁荣,不正是让消费者拥有更多选择吗?

事实上,情怀和市场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近年来,在电影市场上获得成功的情怀之作并不少见,从《钢的琴》到《白日焰火》,从《烈日灼心》到《师父》,观众从来都不吝啬自己的赞美。问题在于,在叫好和叫座之间,还隔着一道商业运作的河,很多优秀作品没能从容跨过。打通二者,有情怀的电影从业者不妨多做些功课。去年《大圣归来》的排片,就极好诠释了从份额极低到最终翻盘的逆袭。另一方面,观众也有义务为优秀作品起立鼓掌。今天的观众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消费者,也是评价者,以自己的反馈决定了电影的生产,因此构成了文化生态的一部分,欣赏水平提高也需要引导。

文化市场的特殊性在于,它既是一个讲究市场规则的领域,也有着鲜明的文化属性,需要为情怀留下空间,用文化底蕴培厚市场土层。可以说,文化属性才是使电影等文艺产品有别于一般商品的标识。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唢呐匠所代表的手艺人精神,把唢呐吹到骨头缝里,那种对手艺的传承、对理想的执着、对誓言的忠诚从未过时,相反正是这个社会特别稀缺的,也是文化产业长远发展的根本。在充满商业气息的时代维护这一坚守,既需要影人的坚持,更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比如,文化企业要有更加充分的文化自觉,相关部门进行更多的投入和扶持,而院线也有必要克制票房至上的倾向,给叫好不叫座的作品多一点机会,为观众提供更多选择。

大众文化的缤纷舞台上,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百鸟朝凤》中,唢呐匠栖身其间的乡村礼俗秩序已经远去,把唢呐作为唯一精神娱乐的时代也已一去不返。现代社会中文化市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不同定位的作品都有自己的存在空间,并能找到各自的欣赏人群。今天,我们的文化景观已经大为丰富,在一个既传统又现代、既中国又世界的当代社会,让不同消费主体找到各自喜爱的作品,让每一份情怀都妥帖安放,正彰显着时代的文化观。

上一篇:广东陆丰乌坎 广东陆丰乌坎村村主任林祖恋供认收受巨额贿赂下一篇:中国足球比赛 中国杯足球赛 贝尔帽子戏法 中国06威尔士

相关内容

  • 严隽琪简历 严隽琪简历

    严隽琪简历民进中央主席。女,汉族,1946年8月生,江苏吴县人,1998年2月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1967年参加工作,博士,教授。1962年至1967年在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本科学习。1978年至1981年在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攻读硕士学位。1984年至1986年在丹麦技术大学海洋工程系留学,获博士学位。1968年至1978年在江苏省徐州矿务局任技术员。1981年起在上海交通大学任教,历

    2020-12-14

  • 艾云尼 关注台风艾云尼 艾云尼昨晚登陆阳江海陵岛

    艾云尼来关注台风艾云尼。台风艾云尼于昨晚晚上8时30分在广东阳江海陵岛再次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8级。这是今年第4号台风艾云尼在6号先后登陆广东徐闻和海南海口以后,第三次登陆。

    2020-12-14

  • 薛枭 quot可乐男孩quot薛枭解释为何当时最想喝可乐

    薛枭专题: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核心提示:汶川地震造就了许多"名人","可乐男孩"薛枭就是其中一个。这位在废墟中被埋了80个小时的17岁男孩,因被获救时的第一句话"我要喝可乐"而名闻天下。他妈妈说,他平时什么饮料都喝,也不是最喜欢可乐,但现在大家来看他都带上一瓶可乐。失去了右臂的薛枭正在进行康复治疗。骆昌威摄文/本报特派记者卢文洁、徐静5月27日,距离"5·12"大地震半个月了。这次地震造就

    2020-12-14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