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6日上午:今天在秀贞家里开始第二次采访。秀贞重点介绍了赡养朱书贵、刘秀焕两位老人的情况。采访中间她还领我去看了两位老人当年住的房屋。自1984年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后,这房子就再也没人住过。房山墙上为防暴雨冲刷并排栽进去的一溜酒瓶子,在中午的阳光下反射着白光,西里间屋里当年秀贞和丈夫陪两位老人睡了73天的条炕和拐炕都拆掉了,但还能看出那炕底的痕迹。小院很小,可也算朝阳,我楞在院当中想象着当年秀贞每天把几十张拆洗的席子晒在院子里那迎风招展的样子,和秀贞与丈夫为老人发丧时打幡摔瓦的情景。临走我用自己的相机把这老宅子和老房子照了下来。?